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
税收宣传地税文化地税文苑
人淡如菊

发布时间:2018年05月22日
信息来源:镇江地税局六分局
沈英俊
字 体:【
访问次数:

  觉得自己应该属于斯文一类,自然也是要养些花花草草的。于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周末买了几盆外形妖绕的花,实话说连名也叫不出来,更不知花儿的喜好,只记得有一盆景俗名叫的好听:发财树。
  虽也曾像模像样地浇过它们,一个月之后,花儿们还是陆陆续续地枯萎了,包括那盆发财树。知道自己擅长把花鸟鱼虫养死,心里也没有太大的悲哀,但没想到会这么快,只觉得自己还真不是养花的文雅之士。
  某日,收到战友托人带来的两盆花,很大的两盆兰花。于是,把花端了仔细欣赏,翠绿的叶子向外夸张地施展着腰肢,犹如一群婀娜的少女在腼腆地舞蹈。几串粉红的花朵娇嫩地被簇拥着,傲然亭立绿色中,显得格外妩媚。更有一串含苞欲放的花骨朵,羞涩地探着一点粉嫩,犹如不谙世事而又充满好奇的婴孩。花盆是白瓷的,印有简洁的蓝色图案,典雅而清爽。再仔细看去,几张花瓣的颜色有点暗,像是要凋谢,顿时没来由地心痛,便小心翼翼地捧到办公室,费的很大的周折才最后决定,稍小的一盆放茶几上,另一盆放我宽大的办公桌右侧,又站在各个角度看了几遍,终于满意。
  胆战心惊地养了几天,发现此花还真是于我有缘:就这般淋点水,花儿也竞相展颜!于是,也慢慢有了感情,常常是在办公室工作着,感觉累了就转头,凝视花的娇艳,轻嗅花的芳香。每日给花淋点水也成了一种乐趣,到了周末,回家前也定要浇点水,甚至在周日也会再到单位看看花瓣是否凋谢。而每一片花瓣的凋零总让我心疼不已,再一张张捡起来安在花朵上,一点也不忍心它们的分离。
  不过我的桌子实在太乱,常常翻找一份资料还需要挪动花盆,于是在一个有阳光的日子,把花摆在办公室窗边上。下午再看此花时,似乎更是娇嫩。才忽然想起那位送花的朋友,抓了电话打过去问此兰的产地和喜好。朋友说此花产金华一高山中,生性淡泊,只是喜阴,喜透气。照此伺弄,也居然乐此不疲。过了两天,来了一朋友,刚坐下便惊叹:好一盆兰花!你可要记得别让花见太猛的光,还要时常把你的窗开了通风。实话说平时也不觉得好友的出色之处,但此言竟让我刮目相看,顿觉得好友的渊博来,只是连连点头!
  于是在中午的时候,常常会搬了花出来,置于避光之处,再搬把椅子捧了书在一旁静静守候,犹如世界上最温和的母亲在守侯自己的子女悍然入睡。偶尔出去,也开始想念办公室里的那两盆花儿,怕生人进我办公室摘了我的花去。
  花谢花开。纵然我精心照料呵护,花儿还是慢慢凋零了,终于有一天,一瓣不剩。即使有过充分的准备,最终难免还是伤感,心情也很糟糕,于是告诉朋友:我照镜子了,发现自己已经不会再微笑了!朋友是个智者,没有太多的话语,只是淡淡地说:生活喜怒笑骂本是各人心灵所触,能随行便得,微笑大笑都一样!
  因为浇花之时总是舀多了水,回头也就顺手把水浇与曾栽发财树的空盆内。时间久了,一日进办公室,总觉得有些异样,再浇兰花依旧把水倒入那空盆里时,竟然发现在那盆里冒起了浅浅一枝嫩芽。再也没有比这更让人欣喜的了,赶紧叫了朋友进来看,并捧了放在兰花旁,与兰为伴,每日更是精心伺弄。终于没有辜负我的期望,叶子在慢慢地施展着,然后又慢慢探出一嫩芽,两叶依偎而不纠缠,相伴着生存,竟也显得生机盎然!
  而那两盆兰花,依旧嫩绿。兰叶依旧曼妙地生长着,只是把它脆嫩的绿伸的更远。既没有随花儿的凋零而颓废,也没有因为花儿的败去而显得傲慢。一派荣辱不惊、成败随意的大家气度,一盆依旧在茶几,一盆依旧在办公桌,尊贵而典雅。忽然间想起朋友的另一句话:人之交淡如兰,即使不为圣能厚德,自可载物就行,凡事不必太认真!
  真的,人亦如花。少时,象丁香般结满闲愁,如夏荷一样渴望浪漫。当人生已成琐碎的生活,心底的忧郁竟取代琴棋书画诗酒花,稚嫩的梦想成了午夜遥不可及的梦,人也就变了,从一朵诗意的荷,成一枝淡淡的兰。
  人淡如兰,或许只是多了些平和,少了些棱角,不再轻易与人争高低,较短长。人淡如兰,没有“孤标傲世偕谁隐?一样开花为底迟的伤感,也不要宁可抱香枝上老,不随黄叶舞秋风”的清高,只是清得秀丽脱俗,雅得韵致天然。而最重要的是一种遗世独立的从容与淡远,是洗净一切芳华,让澄澈无忧的心情,象遥远天际的一只飞鸟,亦如倍受磨砺的一柄温玉。
  人淡如兰,当回家的路上,听到一首旋律很美的歌:花儿,你静静地绽放便想起我桌前那两盆淡然的兰!


打印此页】 【关闭窗口
 
     
 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